爬山

 

收到小牛寄來的郵件,分享她的奇萊南峰行。文字與照片都有,雖然真的是慘兮兮的,可,還是真心佩服她的意志力。二三十年來,因為忙碌的投入工作,應該是已經很久沒爬山。近年來,因身體出了一些狀況,小牛也開始給自己找時間,休息或者鍛練。但是,怎麼也沒料到,小牛重新上路,一開頭就選擇這頗具挑戰性的行程,登奇萊山南峰。

 

也不知該說是不幸,還是特別幸運,小牛的登山之行,最後是獨自參與,孤單上路。還好,有個團隊的組織在其中,讓她雖然很遜、很慢的,吊車尾走在最後,畢竟,還是走完全程。去程一路霧濛濛,返程則是伸手不見五指,大約是在摸黑中連走帶爬的走完全程的。爬山就是這樣,不管姿勢好壞,能堅持到最後,走完全程就是英雄。也只有爬山,能在過程中見到人最真實的本性,是領袖、是關懷者,或是一位自私自立的人,很容易在行程中就顯露出來,無法遮掩。或許就因為這樣,爬山認識的朋友,總是最貼心、最親近,也最容易成為終生的朋友。

 

我不是一個會走路的人,走路慢,還走不遠,遇到山路或是階梯,更是無法克服的臉色發白、嘔吐、暈眩。大約就是先天慢吞吞的個性,後天體力又不好,卻又生來一付看似健壯的臭皮囊。小學時,老師挑選我參加田徑訓練,不管是屬於田賽或徑賽的同學,全都要在操場跑上幾圈,還要往學校後山的宣化堂跑上一個來回,再回操場跑完一圈,才算熱身完畢。剛開始練習,我天天跑得臉色慘白,讓老師看了都擔心。可,父親卻鼓勵我繼續參加田徑練習,認為小孩就是要把身體鍛鍊好,勝過天天關在屋裡念死書。果然,連續練習幾天後,我雖然跑得不快,可是,已經不再臉色泛白。接著,我練習跳高、跳遠,還練習鉛球、鐵餅的投擲,似乎身體也漸漸不再那麼虛弱。

 

初中時,我迷上了打籃球。通學的我,每天五點多的車上學,放課後,留在學校打籃球,總是在天黑之後才離開學校。回到家,大約都在八點以後了。可惜,我在爬山時,還是一付病西施似的,走不過五十階,就一定會胃痛頭暈,臉色慘白、直冒冷汗,狠狠的嘔吐一番。中學的孩子,爬獅頭山都走不上望月亭,真得很遜、很丟臉!後來,我和同學一起走過溪阿縱走路線﹙溪頭縱走到阿里山,是七零年代,大專學生登山的熱門路線。﹚,在爬好漢坡時,著實把我折磨慘。不過,當時因為我那脆弱的表現,讓與我若聚若離的男友,因此欲步欲趨的在邊上溫柔照顧。如今想起,也算是一段甜蜜的回憶,似乎也是我此生中唯一的一次嬌柔哩。在三十歲以後,我經常利用週日空檔與朋友爬五峰山。我那胖嘟嘟的朋友,每次都是邊走邊講話,而我,卻只能不發一語的努力走路。因為,我得忍住不讓自己發作,讓那發不出汗的悶,那翻騰不安的胃,不會因為開口而嘔吐起來。這狀況在一次我獨自參加團隊去爬山時,遇上一位爬山老手,又懂得中醫的伯伯,才得到改善的。

 

那位伯伯,曾經在我一個人去綠島蘭嶼旅行時碰過面。當時,我在船離開富岡碼頭一會之後,就開始暈船。那次可真是暈得七葷八素的,我又吐又拉的,在綠島上岸後,只能癱坐在岸邊休息。那位伯伯過來幫我把脈,還幫我按摩了一會,讓我的身體狀況舒緩了不少。回到台灣後,因為他家離我工作的地點很近,他還讓我在中午時間抽空去他家,免費為我拔罐施藥,為我調理身體的虛弱狀況。後來,他約我參加年輕人登山的活動,看我走階梯,才開始幾步就臉色慘白,於是,又教我如何舉步,如何配合呼氣吸氣。那一次,是我第一次懂得,爬山走階梯也有學問的。就這樣,我開始學著走路,學著克服自己走得慢又走不遠的軟腳蝦毛病。

 

後來,我開始愛上走路。因為,走路散步是可以一個人完成的,他不像別的運動,必須要找同伴,沒有同伴就運動不成了。在四十幾歲,真心想鍛鍊自己時,因為工作、時間、喜好上的關係,真的很難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起去打球或做戶外運動。所以,最終我愛上了一個人散步、走路,或登小山。走著走著,讓我發現走路有更多的好處,它不但可以活動筋骨,還可以安靜的思考,更可以紓壓。當然,若有可能,我更喜歡爬山,而且是和志同道合的同伴們一起爬山。在爬山的過程中,可以享受有天籟陪伴的安靜,可以享受與同伴相互扶持的樂趣,更可以分享彼此間的感受與心情。

 

我在爬山的過程中,認識了不少朋友,不管相距多遠,都一直很親近。因為志同道合,我門可能有年齡的差距,可能有性別的差異,或許,還有國籍的差異,卻一直都有著共同的信念。可以孤獨,奈得住寂寞,卻也願意分享,心胸開闊、情緒放鬆。爬山不是去征服哪一座山,而是在登山的過程中,去體會、去學習,去認識自己,最終要戰勝的是自己,而不是山峰。所以,在登山的過程中,我們是在向自己內心中的懦弱挑戰,在內心的糾結中理出頭緒冒出筍來。與同伴一起走過,一同在山巔中相會,就像是擁有相同的生命與際遇,彼此間就更容易包容對方,也更願意分享。

 

我還依稀記得,一個人在手術後拖著虛弱的身子走向尼泊爾。與十幾位同伴一同走四天三夜,夜宿營帳的徒步路線。在雪巴的專業陪伴下,天天走路,一個山頭又是一個山頭,這個皇家路線,讓我認識了幾位好朋友。因為,在過程中彼此的扶持與協助,我們從陌生變成同伴,由同伴變成為好朋友。

 

也還記得在麗江結伴,徒步虎跳峽,走的是高路。來自大江南北的六位二十幾到三十幾歲的年輕朋友,不嫌我這年近五十的老婦,一同結伴而行。在爬山的路上,總是考慮著我是否走得動,是否太累了。在中虎跳的上山過程中,讓我感動落淚的是小王,怕我上山爬不了,在我後邊一路幫著我、推著我,恨不得像練過武功的高手,將全部功力傳給我。上了山,一個個都累癱了,小陳還不忌諱的為我按摩、搓腿,讓我臉紅心跳的感動落淚。辛苦的走完全程,吃過中餐後,在極度疲倦與不捨中分手。幾位年輕人卻不顧自身的疲累,忙著為我找便車,體貼的安排了一輛載水泥的大卡車,讓我搭便車回到橋頭。分手後,一路上還發著手機短信,關心之情讓我多麼的感動,至今憶起,仍是甜蜜得讓人淚眼模糊。

 

每一次的登山,就是一次的考驗。我曾經在廣東工作時,與一位領導談及爬山的另一個功能,就是觀察人的真實本性。可以以此教導管理者,如何觀察遴選基層幹部,或儲備幹部。於是,我們安排一群幹部同去爬山,在爬山的過程中,觀察每一個人的表現。讓領導當場感受每個人真實的本性,在爬山的過程中,果然沒有遮掩的表露無遺。這,只是在工作上的一個運用,也是一個發現罷了!不過,管理者若用心去做,與部屬一同去爬山,我相信,很多可用之才,都會在爬山的過程中浮現出來。尤其是管理經驗不多,對於挑選人才功力不深的管理者,建議一試,必定可收奇效喔!

 

對於爬山,我更珍惜的是那份孤獨與寂寞,因為,只有在那樣的情境下,人才會真正的謙卑,真正的包容。只有在爬山的艱苦過程中,才能讓人真正的體認到,大自然的美與力量,平和的融入,會比侵略性的征服更有意義。因為,我們也是大自然中的一份子,而不是主宰者。

 

爬山,是一種享受寂寞、孤獨的好時機,也是發現自己,與自己深度對話的好機會。強身之外又能強心,呵呵,大約沒有別的更天然、更有效的方法吧!在保護地球、追求環保的時代,還是【天然ㄟ尚好】!有空,咱們一同去爬山吧!

 

 

PS : 天然ㄟ尚好  — 是台灣話,也就是【天然的最好】之意。

 

About these ads

關於 yinhung

獨來獨往的流浪者 自在逍遙飛翔四方 喜歡音樂 喜歡看書 喜歡寫寫唱唱 隨緣開心就好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康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